参展申请
观众预登记
元宇宙时代来临,虚拟偶像加速破圈
来源: | 作者:CIPE深圳授权展 | 发布时间: 2021-12-03 | 40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我妈的眼里,宇宙的尽头就是铁岭。”这句李雪琴去年在《脱口秀大会》上创作出的经典名句,今天得换成:“在越来越多的人眼里,宇宙的尽头是元宇宙。”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与元宇宙相关的内容已经成为大众讨论的热点,而与之牵连最直接的莫过虚拟偶像。 10月31日,抖音名为“柳夜熙”的国风奇幻虚拟偶像发布了一条短视频,点赞量一夜达到300多万,11月30日,关于“虚拟人”的微博话题【#哪一刻让你意识到虚拟人在身边#】再度火上热搜,阅读量高达1.2亿。

(一支视频,时长128秒,涨粉450万,虚拟偶像“柳夜熙”一夜成名 )

其实在柳夜熙之前,许多品牌也都推出了专属的虚拟代言人,例如美即的虚拟代言人“M姐”,屈臣氏的屈晨曦,花西子的同名品牌虚拟形象等。

(从上到下:美即、花西子、屈臣氏的虚拟代言人)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B站上每个月就约有4000多个虚拟主播开播,虚拟偶像频频在各大晚会亮相迅速让这个赛道出现集中爆发潮,腾讯、字节、B站、爱奇艺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虚拟偶像市场,这一年也被定义为“虚拟偶像元年”。而今年开场,虚拟偶像更是卯足了劲,洛天依登上春晚、江苏卫视《2060》开播、10个月内虚拟娱乐领域投资已达12起......

(洛天依登上2021央视春晚舞台)

本就被视为未来之光的虚拟偶像,在元宇宙概念出圈下,越跑越快。

何为元宇宙,简单来说就是数字化构建的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它是伴随着软硬件、内外环境变化下,大家对未来的一种构想。随着5G、AI、VR/AR技术为元宇宙提供技术支持,疫情加速了宅经济的发展,在一系列环境发生变化时,越来越多人开始想要实现《头号玩家》里描绘的世界。

在扎克伯格的描述里,元宇宙是一个将梦幻感和科技性融合在一起的超前词汇。“戴上VR眼镜,人们便可以穿梭进互联网中,这里的电脑、手机等虽然都是虚拟的,但却能让人身临其境,你不需要走路、开车、赶地铁,就直接跨越时空把文件送到办公室。”总而言之,就是将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和5G、云计算等一系列先进技术融合在一起打造出的未来网络世界,甚至也可以理解为超越时空。

( 10月28日,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正式宣布公司更名为“Meta”)

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至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这正好又和虚拟偶像搭上了。

知春资本投资副总裁曾映龙曾公开表示,元宇宙的发展会产生新的社交关系链和更沉浸式的消费方式,“人人都能拥有虚拟形象”将成为现实。元宇宙连接了现实与虚拟世界,超越了现实。而随着元宇宙概念的走红,互联网大厂、资本等各界力量会更快驱动整个虚拟世界的底层基建,比如云引擎、云服务器的成熟,都会给虚拟偶像的发展带来技术上的红利。

换言之,虚拟偶像是进入元宇宙的重要通道,而元宇宙则促使着关注并喜欢上虚拟偶像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随着圈层的不断突破,虚拟偶像这条赛道也不再仅限于以初音未来、洛天依为代表的虚拟歌姬的形式,虚拟主播、虚拟模特、虚拟主持人等等开始屡见不鲜,目前,市场上包括虚拟主播在内的各大虚拟偶像类型玩家大概可以分成以下几类:

虚拟演员:虚拟鹤追、虚拟盒子等;

虚拟主播:绊爱、Mirai Akari、辉夜月、电脑少女Siro、Nekomasu等;

超写实虚拟人:AYAYI、翎、阿喜、柳夜熙、集原美等;

虚拟主持人:晓央、小漾、小智、东奥AI手语主播等;

二次元虚拟偶像/歌姬/女团:初音未来、洛天依、元七七、默默酱、绊爱、A-SOUL、安菟、伊拾七等;

今天小编举几个例子来“起底”一下几个知名度比较高的虚拟偶像是如何诞生的?他们又如何进行商业变现?——

超写实虚拟人:翎、AYAYI

翎是中国第一位超写实国风虚拟KOL,她极具东方特色的面孔,京剧、书法和太极等中国传统文化的喜好,都让翎印上“国风”的文化标签。2020年,翎登上央视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与特斯拉、奈雪的茶、Keep等品牌合作的商业代言费破百万,全网话题讨论度破亿。

翎的名声大噪让其背后的运营公司次世文化迅速走入大众视野。次世文化是一家跨次元内容开发及运营公司,善于挖掘新形态的内容载体,作为2018年入局虚拟人赛道的公司,次世文化在此之前已经通过与明星经纪公司合作,推出了迪丽热巴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虚拟形象“韬斯曼”,欧阳娜娜的虚拟乐队“NAND”等虚拟人形象。

文化作为内核,科技作为载体。次世文化CEO陈燕指出:“如何让一个虚拟人持续有生命力地走下去?中国文化才是无限延续的核心力量。”翎一直以来传递的#文化认同 与 #民族自豪感 是其成为商业市场新宠儿的关键。

2021年,正值元宇宙概念大火之际,Ayayi作为一个在国内目前阶段,皮肤和质感都较为写实的虚拟偶像,正式出道。520当天,AYAYI在小红书发布了首篇笔记,阅读量马上过百万,账户一夜涨粉近4万。

AYAYI背后的运营方是RM Inc.(燃麦科技),团队构成多来自动漫内容开发公司和MCN孵化机构。与翎深耕于国风美学的定位不同,AYAYI走的是“造星”的路线,在小红书以外的多平台(如抖音)能找到AYAYI也是例证。

作为新一代虚拟“网红”,AYAYI开辟了一条孵化虚拟偶像的新方向,依靠完善却简练的人设(银灰色短发潮流少女)、高度符合年轻审美适性的建模,AYAYI已经快速成为了一个穿梭在真人间的虚拟KOL,但她依然还留有一片巨大的、可供发挥的内容空间。

二次元虚拟歌姬/女团:洛天依、A-SOUL

洛天依是以Yamaha公司的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的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和虚拟形象。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锦依卫”,是国内最早实现盈利的虚拟歌姬。

她的品牌合作涉及了游戏(《方舟指令》、《龙之谷2》)、美妆(时尚杂志《SO FIGARO》)、汽车、美食(德克士、必胜客、)、饮品领域(康师傅、雀巢咖啡、可口可乐)等多领域。就在今年7月,洛天依还举办了她九周年的生日会。这场演出,虽然只开放了200个观众席位,却吸引了五六千人报名申请,网络端的线上观看人数更是突破500万。

相较第一代二次元虚拟偶像洛天依、初音未来等,第二代二次元虚拟偶像A-SOUL、默默将等更具备鲜明的人设形象,运营模式也更贴近虚拟主播。

A-SOUL是于2020年末上线,由字节跳动与乐华娱乐联合企划的虚拟偶像团体,在B站的虚拟主播当中,“舰长数”最多的5位虚拟主播,全部出自A-SOUL。最火的成员嘉然,更是在微博上占领了大大小小的话题,粉丝们用一种大众无法理解的语言,不停向外界推广嘉然和A-SOUL。

出道第五个月,A-SOUL厂牌的收益在B站4月所有Vup厂牌中总营收排名第四,共计营收628,927元。A-SOUL就如同一个现实的偶像企划,要求内里的魂,又被称为中之人,掌握唱、跳、杂谈,可能还需要精通一点游戏,没有绝对的短板。

但无论是一代二代,随着直播时代的崛起,二次元虚拟偶像都开始布局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诸如克拉克拉一类虚拟互动社区平台等,持续拓展粉丝群体,拓宽商业变现渠道。

虚拟演员:虚拟和追、虚拟盒子

(上:虚拟鹤追 下:虚拟盒子)

虚拟鹤追和虚拟盒子出自于同一家公司—广州虚拟影业有限公司。虚拟影业诞生于2019年,是一家专注于3D原创动画和虚拟演员设计与运营的综合IP公司。公司致力于原创动画内容的创作、制作、运营,不同于传统的动画公司,虚拟影业为每个作品和角色IP定制不同形态的衍生内容和运营。

虚拟鹤追作为「虚拟影业」的第一位虚拟演员,正式出道后仅两年,已出演了2020年《烈阳天道1》的女主“帝蕾娜” 、以及2021年上线的原创番剧《长剑风云》女主“贺将”。《长剑风云》于2020年1月22日上线哔哩哔哩平台,开播期间登上哔哩哔哩1月份战斗榜TOP1、热血榜TOP2、热门榜TOP3,微博相关话题破亿、抖音相关话题破4亿。

虚拟演员相比一众虚拟偶像来说,具备持续输出优质内容创作的能力,通过不断输出优质的影剧综、短视频、直播等内容可快速吸引泛娱乐大众粉丝。虚拟营业创始人刘怀(萨拉雷)指出,优秀的原创内容是我们的主要竞争壁垒。虚拟偶像如果徒有形象,没有其他优质内容赋能,是无法获得长久喜爱的。就像主打歌姬,就必须要不断贡献出好的作品,这样才能打造出独特的产品,保证长线运营。技术终会越来越好,唯有优质的原创内容才是根本

而“演员”本身自带的“多变”属性也为虚拟鹤追、虚拟盒子这一类虚拟偶像赋予了更高的可塑性,即面对不同类型的平台用户,都有“万人迷”的潜质,相较于其他虚拟偶像具备更大的表现空间

目前虚拟鹤追已开放IP形象授权、衍生品授权、品牌联动、正片场景植入等合作方式。2022年2月28日,虚拟鹤追和虚拟盒子将在第九届深圳国际IP授权产业博览会现场与大家零距离接触,在虚拟IP的商业变现之路上持续拓展更多可能性。

结语

相较于真人偶像,对品牌方及商家来说,虚拟偶像一方面较真人偶像更具商业安全感、IP更可控;另一方面,虚拟偶像也为商品增添二次元属性,从而扩大受众范围,提高附加价值。虚拟偶像行业正以空前绝后的热度高速发展,再加上元宇宙这股东风,虚拟偶像赛道被视为“流着蜜的应许之地”。我们可以期待的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和运营模式的完善化,一定会有更多的虚拟偶像将成功破圈。


第九届深圳国际IP授权产业博览会


同期潮玩、数字文旅、玩具婴童、消费电子、跨境电商选品等多展联动


全产业链布局 共创IP赋能新时代


2022年2月28日-3月2日

深圳会展中心(福田)

CIPE与您相约新春2月!


往届展会回顾